第126篇, 至关重要的两年

   
   Paragraph Numbers: On | Off
适合打印版本适合打印版本

玉苒厦之书

第126篇

至关重要的两年

126:0.1 (1386.1) 在耶稣的所有世上生活经历中,第十四年和十五年是最为至关重要的。在他开始对神性和天命变得自觉之后,以及在他实现与他内驻调整者很大程度交流之前,这两年是他在玉苒厦(Urantia)不凡生活中最为难熬的。正是这两年的时期应被称为大考验,真正的试探。穿越青少年期早期困惑和调整问题的人类年轻人,没有谁曾经历过比耶稣在他从童年到青少年过渡期间所经历的更为严酷的考验了。

126:0.2 (1386.2) 耶稣青少年发展的这一重要时期,始于耶路撒冷之行的结束以及他返回拿撒勒。起初玛利亚高兴地认为她让她的孩子再次回归了 -- 耶稣回到家成为一个顺从的儿子 -- 不是说他曾变为别的什么,而是说他将对她关于他未来生活的计划自此以后变得更有回应。但她沐浴在这种母亲错觉和未被承认的家族自豪感光环中并没有多久;不久她便变得更为彻底的幻灭了。他越来越多陪伴他父亲;他越来越少来到她面前问问题,与此同时,他的父母渐趋无法理解他不断在这个世界的事务与对他和他天父的事之关系沉思之间频繁交替。坦白说,他们并不理解他,但他们却真的爱他。

126:0.3 (1386.3) 随着耶稣长大,他对犹太人的同情和热爱加深了,但随着岁月流逝,他心中发展出了一种对存在于父的圣殿中受政治任命的祭司渐增的义愤。耶稣对真诚的法利赛人和诚实的文士有着极大的尊敬,但他却对伪善的法利赛人和欺诈的神学家怀有极大的轻蔑;他怀着蔑视看待所有那些不真诚的宗教领袖。当他细看以色列的领导阶层时,他有时被诱惑去怀着赞同看待他成为犹太人期望的弥赛亚之可能性,但他却从未屈服于这样一种诱惑。

126:0.4 (1386.4) 他在耶路撒冷圣殿智者中间的英勇事迹令整个拿撒勒感到欣喜,尤其对他先前犹太教会堂学校的老师们来说。一段时间里对他的赞美众口相传。整个村子重数了他的童年智慧和值得赞美的行为,并预测他注定会成为以色列一个伟大的领导者;最终一个真正伟大的导师将会出自加利利的拿撒勒。他们都期待着他十五岁的时刻,如此他或许获允定期在安息日在犹太教会堂中朗读圣经。

1. 他的第十四年(公元8年)

126:1.1 (1387.1) 这是他第十四个生日所在的历年。他已成为一个不错的牛轭制造者,并对帆布和皮革很拿手。他还快速发展成为一个熟练的木匠和家具匠。这个夏天,他频繁前往拿撒勒西北的山顶去祈祷和沉思。他逐渐变得对他在世上的赠与之本质更为自觉

126:1.2 (1387.2) 这座山在一百多年前曾是“巴力神的高地”,此时它则是以色列有名圣人西缅的墓地。从这座西缅山山顶,耶稣眺望拿撒勒和周围乡村。他会凝视米吉多,并回想埃及军队在亚洲赢得第一次大胜的故事;以及后来另一支埃及军队如何击败犹大王约西亚的故事。不远处他可看到塔纳,底波拉和巴拉在那儿击败了西西拉。在远处他可看到多坍山,他被教导约瑟的兄弟们在那儿将他卖给了埃及人做奴隶。然后他将目光转向以巴鲁山和基利辛山,重数亚伯拉罕、雅各和亚米比勒的传说。以此方式,他在他心中回忆和反复思考他父亲约瑟夫民族中的历史性和传说性事件。

126:1.3 (1387.3) 他继续在犹太教会堂导师们手下从事他的高等阅读课程,他还随着他弟弟妹妹们长到合适年龄继续对他们进行家庭教育。

126:1.4 (1387.4) 这年年初,约瑟夫安排好从他拿撒勒和迦百农财产中留出收入来支付耶稣在耶路撒冷长期学习课程,按计划,他应在接下一年八月、他十五岁时前往耶路撒冷。

126:1.5 (1387.5) 到这年开头,约瑟夫和玛利亚都对他们头生子的天命怀有不断的怀疑。他的确是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但他却难以理解,难以捉摸。再次,没有任何非凡和奇迹之事曾发生过。许多次他骄傲的母亲怀着期盼屏息而立,期待看到他儿子从事某种超人或奇迹的表现,但她的希望总是迅速变成残酷的失望。所有这一切是令人泄气的,甚至是令人沮丧的。那些日子的虔诚人们真的相信,应许的人类先知们总是会通过表现神迹和施行奇事,显示他们的召唤和确立他们的神性权威;为此他父母的困惑随着他们深思他的将来而与日俱增。

126:1.6 (1387.6) 这个拿撒勒家庭改善的经济状况,得以反映在关于家庭的许多方面,尤其在可用作书写板的光滑白板的渐增数量上,书写可用木炭完成。耶稣还获允继续他的音乐课程;他非常喜爱弹奏竖琴。

126:1.7 (1387.7) 在这一整年里,可以真正说耶稣“在人和神的宠爱中成长”。这个家庭的前景看似不错;未来是光明的。

2. 约瑟夫之死

126:2.1 (1388.1)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9月25日星期二那个决定命运的一天,那时一个来自塞佛瑞斯的送信人带给这个拿撒勒家庭一个悲惨的消息,约瑟夫在地方官住所的施工时因吊杆起重机的陷落而严重受伤。这个来自塞佛瑞斯的信使在前往约瑟夫家的途中在作坊停留,告知了耶稣他父亲的意外,他们一起回家将这个悲伤的消息告诉了玛利亚。耶稣希望立即去他父亲那儿,但玛利亚什么都不愿听,而是想她必须赶往她丈夫旁边。她指示当时十岁的詹姆斯应伴她去塞佛瑞斯,而耶稣则与年少的孩子留在家里,直到她返回,因为她并不知道约瑟夫伤得有多严重。但约瑟夫在玛利亚抵达前就死于伤痛。他们将他带回了拿撒勒,在接下来的一天,他就被埋葬,与他的先辈们一起安息了。

126:2.2 (1388.2) 就在前景不错、未来看似光明的时候,一只看似残忍的手击倒了这个拿撒勒家庭的领头人,这个家庭的诸多事务被打乱了,为耶稣及他未来教育准备的每个计划都被废除了。这个木匠孩子,此时刚过十四岁年龄,意识到他不仅要履行他天父的使命,以肉身启示神之本质,他年轻的人类本质也必须要承担照顾他受寡母亲和七个弟弟妹妹的责任,还有一个尚未出生。这个拿撒勒的孩子此时成了这个突然丧失亲人家庭的唯一支持和安慰。玉苒厦(Urantia)上那些具有自然顺序之事件获许以此方式发生,将会迫使这个年轻的天命之人早早地承担起这些伴随成为一个人类家庭领头人而来的沉重却又高度有教育意义和训诫性的责任,成为他自己弟弟妹妹的父亲,支持和保护他的母亲,担当他父亲家庭、他在这个世界上所知唯一家庭的守护者。

126:2.3 (1388.3) 耶稣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他生命中如此突然强加到他身上的责任,他忠诚地将它们执行到底。至少他生命中一大问题和预期的难题以悲惨方式得以解决了 -- 他此时将不被期待前往耶路撒冷在拉比手下学习了。耶稣“未在任何人门下”仍然始终是真的。他甚至愿意从最卑微的小孩子那里学习,但他却从未从人类来源获得权威来教导真理。

126:2.4 (1388.4) 他对加百列在他诞生前造访他母亲之事仍一无所知;他仅在他受洗之日、在他公众侍奉开始之际,才从约翰那里得知这一切。

126:2.5 (1388.5) 随着岁月流逝,这个年轻的拿撒勒木匠逐渐用不变的测试来衡量每样社会制度和每样宗教惯例:它对人类灵魂做了什么?它将神带到人面前了吗?它将人带到神面前了吗?尽管这个青年并未完全忽略生活的娱乐和社会面向,他却越来越把他的时间和精力仅致力于两个目的:对他家庭的照料,以及为在世上履行他天父的天意做准备。

126:2.6 (1389.1) 这一年,邻居们在冬天傍晚造访成了惯例,来听耶稣弹奏竖琴,听他讲故事(因为这个孩子是个熟练的讲故事者),听他朗读希腊文圣经。

126:2.7 (1389.2) 这个家庭的经济事务继续相当流畅地运转,因为在约瑟夫死时有相当一笔钱在手里。耶稣很早就显示出拥有敏锐的商业判断和财务睿智。他慷慨却又简朴;他节约却又大方。他证实了对他父亲财产是一个明智而又有效的管理者。

126:2.8 (1389.3) 不过,尽管耶稣和拿撒勒邻居们为给家庭带来欢乐所做的一切,玛利亚甚至孩子们都被悲伤所笼罩了。约瑟夫走了。约瑟夫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丈夫和父亲,他们都想念他,看似更加悲惨的不是以为他死去,不如说他们无法和他说话或听他告别祝福。

3. 第十五年(公元9年)

126:3.1 (1389.4) 到这第十五年年中 -- 我们是依照二十世纪历年而非犹太历年计时 -- 耶稣牢牢把握住了对他家庭的管理。在这年过去之前,他们的积蓄行将告罄,他们要面对处理一处拿到了房产的必要,它是约瑟夫和他的邻居雅各布共同拥有的。

126:3.2 (1389.5) 在公元9年4月17日星期三傍晚,这个家庭的婴儿露丝诞生了,耶稣尽他所能努力代替他父亲在这段艰难而又悲伤的折磨期间安慰和侍奉他母亲。在几近二十年里(直到他开始他的公众侍奉),没有哪个父亲能比耶稣照顾小露丝那样更为深情和忠实地热爱和养育女儿了,他对所有其他家庭成员来说也同样是一个好父亲。

126:3.3 (1389.6) 在这年期间,耶稣第一次制定了祈祷文,他后来教给了他的使徒们,对于许多人来说,它被称为“上主祈祷文”。从某种方式上,它是家庭祭坛的一种演进;它们拥有许多形式的赞美和几种正式的祈祷。耶稣在他父亲死后尝试教导较大的孩子以祈祷方式个人性地表达自己 -- 正如他所乐意做的那样 -- 但他们无法理解他的想法,总会一成不变地依靠于他们所记住的祈祷形式。正是在这种激励他较大弟弟妹妹说出个人性祈祷的努力中,耶稣会努力通过建议性的短语引导他们,不久,在没有他意图的情况下,发展到他们都使用一种在很大程度上由耶稣教他们的这些建议性话语所构建的祈祷形式。

126:3.4 (1389.7) 最后,耶稣放弃了让每个家庭成员制定自发性祈祷文的想法,十月的一晚,他在低矮石桌的小蹲灯旁坐下,在一张大约十八寸(半米)见方的光滑杉木板上,他用一片木炭写出了从那时起成为标准家庭祈请文的祈祷文。

126:3.5 (1389.8) 这年,耶稣颇受混乱思绪所扰。家庭责任已十分有效移除了立即响应耶路撒冷访问指示他“从事他天父事务”的任何计划之执行的所有想法。耶稣正确的推断出对他世上父亲家庭的照看必须要优先于所有职责;对他家庭的支撑必须要成为他的第一义务。

126:3.6 (1390.1) 在这年过程中,耶稣在所谓的《以诺书》中找到一段文章,它在后来采用“人子”这个词作为他在玉苒厦(Urantia)上赠与使命的称呼过程中影响了他。他已彻底考虑了犹太人弥赛亚的观念,并坚定相信他不会是那个弥赛亚。他渴望帮助他父亲的民族,但他从未希望领导犹太人军队推翻巴勒斯坦的外来统治。他知道他绝不会在耶路撒冷坐上大卫王的宝座。他也并不相信他的使命是仅针对犹太人的一个灵性拯救者或道德导师的使命。因此,他的毕生使命决不会是诸多强烈渴求和希伯来圣经中所谓弥赛亚预言的满足;至少,并非如犹太人所理解的先知预言那样。同样,他确信他决不会如先知但以理所描绘的“人子”那样出现。

126:3.7 (1390.2) 但当时刻到来让他作为一个世界导师前往时,他怎样称呼自己?关于他的使命他要做什么宣称?要成为他教导之信徒的人要称呼他什么名字?

126:3.8 (1390.3) 当在心中反复考虑所有这些问题时,他在拿撒勒犹太教会堂图书馆他所学习的诸多启示书中间,发现了这本叫做《以诺书》的手写本;尽管他确信它并非由古时的以诺所写,但它却证明了对他十分有吸引力,他读了一遍又一遍。有一段文章尤为令他印象深刻,在这段文章中“人子”这个词出现了。这本所谓《以诺书》的作者继续讲述关于这个“人子”,描述他将在世上所做的工作,并解释了这个“人子”在来到这个世上为人类带来拯救之前,已与他父亲、万有之父一同走过了充满天堂荣耀的诸多宫苑;他已对所有这一切庄严荣耀置之不理,来到世上向贫穷的人宣扬拯救。随着耶稣读过这些文章(清楚理解到已与这些教导混在一起的东方神秘主义中许多内容都是错误的),他在心中回应并认识到,希伯来圣经中所有弥赛亚预言以及关于犹太人拯救者的所有理论,没有比隐藏在这本仅部分可信的《以诺书》中的这一讲述更接近真相的了;他也就在那时那地决定采用“人子”作为他的就职头衔。他在他后来开始他的公众工作时这样做了。耶稣拥有一种认知真理的可靠能力,他从不犹豫接纳真理,无论它看似发自于什么源头。

126:3.9 (1390.4) 到此时为止,他已经十分彻底解决了许多关于他即将到来的世间工作之事,但他却从未向他母亲说过关于这些事务的任何内容,她仍旧牢固地持有他是犹太人弥赛亚的观念。

126:3.10 (1390.5) 耶稣年轻时光的巨大困惑这时出现了。在解决了关于他世间使命之本质的事情,“去从事他天父的事” -- 向所有人类展示他天父的慈爱本质后,他开始重新细思圣经中有关民族拯救者、犹太人导师或国王到来的许多陈述。这些预言指的是什么事件?他不是犹太人吗?或者他是?他是不是属于大卫王家室?他母亲坚称他是;他父亲则认为他不是。他认定他不是。但难道是先知们弄混了这个弥赛亚的本质和使命?

126:3.11 (1391.1) 究竟是否有可能他母亲是对的?在大多事务中,当过去观点差异出现时,她曾是对的。如果他是一个新的导师而非弥赛亚,那么若这个人在他世间使命期间出现在耶路撒冷,他应如何认出这个犹太人弥赛亚;进一步说,他与这个犹太人弥赛亚的关系应是什么样的?在他从事他的毕生使命后,他与他家庭的关系应是什么样的?与犹太人联邦和宗教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与罗马帝国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与外邦人和他们宗教的关系是什么样的?这个年轻的加利利人在心中反复考虑这些重大问题中的每一个,并严肃细思它们,与此同时,他继续在木匠的工作台上工作,为他自己、他母亲和其他八张饥饿的嘴辛苦谋生。

126:3.12 (1391.2) 在这年结束之前,玛利亚看到家庭资金逐渐减少。她将鸽子的买卖交给了詹姆斯。不久,他们买了第二头奶牛,在米瑞姆的帮助下,他们开始将牛奶卖给他们的拿撒勒邻居们。

126:3.13 (1391.3) 耶稣深刻的沉思期,不断前往山顶祈祷,以及他不时提出的许多奇怪想法,彻底令他母亲惊慌了。有时她认为这个孩子发狂了,后来她会稳住她的恐惧,记起他毕竟是一个应许之子,在某种程度上不同于其他少年。

126:3.14 (1391.4) 不过耶稣逐渐学会不说出他的所有想法,不将他所有观点呈现给世界,甚至不呈现给他的母亲。从这年起,耶稣对他心中所想之事的透露稳步减少;也就是说,他越来越少谈论那些普通人不能理解的事情,那些令他被视为与众不同之人的事情。就外表来看,他变得平凡而又普通,尽管他的确渴望某个人能理解他的问题。他渴望一个值得信任而又保守秘密的朋友,但对他的人类同伴来说,他的问题太过复杂而难以理解。这一不寻常局面之独特性,迫使他独自承担他的重负。

4. 在会堂里第一次讲道

126:4.1 (1391.5) 随着耶稣十五岁生日的到来,他能正式在安息日占据犹太教会堂的讲道坛了。耶稣在此之前许多次曾在没有演讲者的情况下被要求朗读圣经,不过依照律法,他能行使礼拜仪式的日子到来了。因此在他十五岁生日后的第一个安息日,领班者安排耶稣来行使犹太教会堂的早上礼拜仪式。当拿撒勒的所有虔诚者聚集起来时,这个年轻人已对经文做出了他的选定,站起来开始朗读:

126:4.2 (1391.6) “上主神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上主膏立了我;他让我把好消息带给温顺者,医好伤心者,宣告被掳者的解放,令灵性囚徒自由;宣告神的恩年和我们神的清算之日,抚慰所有哀痛者,赐给他们华冠代替灰尘,喜乐之油代替悲哀,赞美之歌代替忧伤之灵,令他们被称为正义之树,是上主所植,藉之他得着荣耀。

126:4.3 (1392.1) “你们要寻求良善而非邪恶,才可存活,这样万军之主神将与你们同在。要憎恶邪恶,喜爱良善;在城门秉公行义。或许上主神会施恩给约瑟的余民。

126:4.4 (1392.2) “洗涤你们自己,洁净自己;从我眼前移除你们的恶行;停止作恶,学会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压迫者。替孤儿辩护,为寡妇申冤。

126:4.5 (1392.3) “我应带什么朝见上主,在大地之主面前叩拜?我应带着燔祭,一岁公牛朝见他吗?上主会喜爱成千的公羊,成万的油河吗?我应为我的过犯而给出我的头生子,为我灵魂之罪给出我身所生吗?世人啊,上主已指示我们何为良善。上主向你们所要不过是行公义,好怜悯,与你们的神谦卑同行么?

126:4.6 (1392.4) “你们究竟把坐在大地之圈上的神比作谁?抬起你们双眼,看看谁创造了所有这些世界,谁按号带来它们的万象,按名称称呼它们。他以他之大能做了所有这些事,因为他的大能,一个都不缺。他给疲乏的人能力,给软弱的人力量。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慌,因为我是你的神。我会加强你,我会帮助你;是的,我会用我正义之右手扶持你,因为我是你的上主神。我会拉住你的右手,对你说,不要怕,因为我会帮助你。

126:4.7 (1392.5) “上主说,你是我的见证人,我所拣选的仆人,为要使你知道并相信我,理解我是永恒者。我,唯有我是上主,除我以外没有拯救者。”

126:4.8 (1392.6) 当他如此朗读完时,他坐下,人们回到家里,细思他如此优雅读给他们的话语。他的镇民们从未看到他如此高尚庄严;他们从未听过他的声音如此热切而又如此真诚;他们从未观察到他如此强健而又如此果断,如此有权威。

126:4.9 (1392.7) 这个安息日下午,耶稣与詹姆斯一起爬上拿撒勒的山,当他们回家时,用木炭在两块光滑木板上写出了希腊文十诫。随后玛莎将这两块木板着色和装饰起来,它们长久挂在詹姆斯小工作台上方的墙上。

5. 财务挣扎

126:5.1 (1392.8) 耶稣和他的家庭逐渐回到他们较早年的简单生活。他们的衣服乃至他们的食物变得更简单了。他们拥有充足的牛奶、黄油和奶酪。应季他们享有他们花园的产出,但每个过去的月份都使得更大的节俭习惯成为必需。他们的早餐非常简朴;他们将其最好的食物留待晚餐。然而,在这些犹太人中间,缺乏财富并不意味着社交自卑感。

126:5.2 (1392.9) 这个年轻人已几近完成了对人们在他所在时代如何生活的理解。他对家庭、田地和作坊生活理解之完善,得以展现在他随后的教导中,它们如此充分的展示了他与所有方面人类经验的亲密接触程度。

126:5.3 (1392.10) 拿撒勒的领班者继续坚持相信耶稣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导师,有可能是耶路撒冷有名的迦玛列的继承者。

126:5.4 (1393.1) 从表面上看,耶稣所有的生涯计划都遭到了挫败。随着此时事务的发展,未来似乎并不光明。但他并未动摇;他并未气馁。他一天又一天地继续生活,尽好当下义务并忠实履行他生活中身份所具的直接责任。耶稣的生活是所有失望的理想主义者的永久抚慰。

126:5.5 (1393.2) 一个普通日工木匠工资在逐渐减少。到这年结束时,耶稣通过起早贪黑工作,只能赢得相当于大约一天二十五分钱的收入。到接下一年,他们发现很难支付公民税,更不用说犹太教会堂的估金和半舍克勒的圣殿税。在这年期间,税吏企图从耶稣手里挤出额外收入,甚至威胁要拿走他的竖琴。

126:5.6 (1393.3) 由于担心希腊文圣经抄本会被税吏发现并被充公,耶稣在他十五岁生日时将它呈献给了拿撒勒犹太教会堂图书馆,作为他献给上主的成年礼。

126:5.7 (1393.4) 当耶稣前往塞佛瑞斯接受希律关于约瑟夫在他意外死亡时被欠钱数争端之上诉的决定时,他第十五年中的巨大冲击到来了。耶稣和玛利亚原指望收到一笔可观的钱数,那时塞佛瑞斯的财务主管却只给他们一小点。约瑟夫的兄弟们上诉给希律他本人,此时耶稣站在宫殿中听到希律判定他的父亲在他死时没有任何所得。因为这样一个不公的决定,耶稣不再信任希律•安提帕斯了。他一次曾暗指希律为“那只狐狸”,也就不足为怪了。

126:5.8 (1393.5) 这年和接下数年期间,在木匠台的封闭工作剥夺了耶稣与商队旅客往来的机会。家庭的供应店已被他叔叔所接管,耶稣则完全在家中作坊工作,他近于帮助玛利亚照顾家庭。大约在此时,他开始派詹姆斯前往骆驼休息地收集关于世界大事的信息,以此方式他试图与时下的消息保持联系。

126:5.9 (1393.6) 随着他长大成人,他经历了之前及以后时代普通年轻人所经历的所有那些冲突和困惑。支持他家庭的严酷经历是一种可靠的保障措施,防止他有过多时间用于空闲沉思,或沉迷于各种神秘倾向。

126:5.10 (1393.7) 正是这年,耶稣在他们家正北面租了一大片地,它被分开作为一个家庭园地。每个较大的孩子都有一块个人的园地,他们进入了他们农作努力的热切竞赛之中。他们的长兄在蔬菜培育季节花些时间与他们一起在园地中。当耶稣与他的弟弟妹妹们在园地中一起工作时,他多次怀有这样的愿望,他们都处在一个乡间的农场上,他们能享有一种无碍生活所带来的解放和自由。但他们并没发现他们在乡间长大;耶稣是一个彻底务实的青年,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旦他发现问题便会智能而有力地解决它,并在他力所能及范围内做每件事,以令他自身和家庭与他们的状况现实相适应,令他们的状况适应于他们个人和集体渴望的最高可能满足。

126:5.11 (1393.8) 一度耶稣曾隐约指望他或许能收集起足够的财产,假定他们能从欠他父亲为希律官邸所做工作获得可观钱数,以确保从事对一个小农场的购买。他确实对这个将他家移到乡间的计划给过严肃考虑。但当希律拒绝支付他们任何欠约瑟夫的资金后,他们放弃了在乡间拥有一座房子的抱负。结果却是,他们设法享受了农场生活的大多经历,因为他们此时拥有三头奶牛,四只羊,一群鸡,一头驴,外加鸽子。甚至小不点们也在这个井然有序的、描绘了这个拿撒勒家庭之家园生活特征的管理计划中拥有他们的日常职责。

126:5.12 (1394.1) 随着这第十五年的结束,耶稣完成了那段人类生存中危险而又困难时期的渡越,那段处于更为心满意足儿童岁月与接近成人意识中间的过渡时期,后者伴随其渐增的责任以及在高贵品格发展方面获得提升经历的机会。心智和身体成长时期已经结束了,这个拿撒勒青年的真正生涯此时开始了。

Foundation Info

适合打印版本适合打印版本

玉苒厦基金会,533 W. Diversey Parkway, 芝加哥,IL 60614, USA
电话: +1-773-525-3319; 传真: +1-773-525-7739
© 玉苒厦基金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