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篇, 神之至高者

   
   Paragraph Numbers: On | Off
适合打印版本适合打印版本

玉苒厦之书

第117篇

神之至高者

117:0.1 (1278.1) 无论我们会在什么样的宇宙驻地中拥有自身存在,就我们履行神的意志来说,在那一程度上,至高者的全能性潜势会变得进一步实在。当神的意志在三个绝对者身中潜在化,在永恒之子身中人格化,在无限之灵身中联合起来从事宇宙行动,在天堂永久的模式中永恒化时,它便是第一本源与中心的意图。神之至高者正在成为神之总体意志的最高有限性显现。

117:0.2 (1278.2) 若所有的大宇宙存有们会相对性地实现充分活出神之意志,那么时空造物将会得以安住于光与生命当中,全能者、即至高者之神灵潜势,将会在神之至高者神性人格的出现过程中变成事实性的。

117:0.3 (1278.3) 当一个不断进化的心智变得与宇宙心智回路相协调时,当一个不断进化的宇宙跟随中央宇宙的模式而变得稳定时,当一个不断提升的属灵接触主位之灵的联合侍奉时,当一个扬升凡人人格最终与内驻调整者的神性引领相协调时,至高者的实在性便在宇宙中变得更为真实了一度;至高者的神性便向宇宙实现更前进了一步。

117:0.4 (1278.4) 大宇宙的各个部分和个体作为至高者总体演进的一种反映而演进,与此同时,至高者转而是所有大宇宙演进的合成累积性总体。从凡人视角来看,二者都是进化性和经验性的相互作用物。

1. 至高存在者的本质

117:1.1 (1278.5) 至高者是物性和谐之美,智性意涵之真,灵性价值之善。他是真正成功之甘甜和永久成就之喜悦。他是大宇宙之总体灵魂,有限宇宙之意识,有限实相之完满,造物者-受造物经验的人格化物。在所有未来永恒中,神之至高者将会表达神灵之三位一体关系中意志性经验实相。

117:1.2 (1278.6) 各神以至高性造物者们的身份从天堂沉降到时空领域,在那儿去创造和演进出具有达至天堂能力的受造物,他们能扬升到那儿寻求上父。这一包含了启示神的沉降造物者与寻求神的扬升受造物的宇宙进程,是对至高者之神灵演进的展示,在其身中,沉降者与扬升者们会实现相互理解,发现永恒而普遍的兄弟情谊。至高存在者由此会成为完美造物者起因与完美化受造物回应所产生经验的有限合成。

117:1.3 (1279.1) 大宇宙包含了完满合一的可能性,并永远寻求完满合一,这出于以下事实,即这一宇宙存在是天堂三位一体创造行动和权能指令的结果,而后者便是无条件统一体。这一三位一体性统一体得以在有限宇宙中表达为至高者,其实相随着各个宇宙达至最大限度的三位一体认同层次而变得渐趋明显。

117:1.4 (1279.2) 造物主的意志与受造物的意志在品性上是不同的,但它们在经验上却还是相似的,因为受造物和造物者会合作实现宇宙完美。人能与神联合,并藉此共同创造出一个永恒的终局者。神甚至能在其圣子们的化身中作为人运作,他们藉此获得受造物经验的至高性。

117:1.5 (1279.3) 在至高存在者身中,造物者和受造物结合为一体神灵,其意志是一体神性人格的表达。至高者的这一意志是超过了受造物或造物者意志的东西,正如内巴顿(Nebadon)主位之子的主权意志此时是超过了神性和人性意志结合的东西。天堂完美与时空经验之结合,会在神灵实相层次上产生一种新的意涵价值。

117:1.6 (1279.4) 至高者不断进化的神性本质,正逐渐成为大宇宙中所有受造物和所有造物者之无比经验的一种忠实描绘。在至高者身中,造物者身份和受造物身份是一致的;随着整个有限造物在从不完满的束缚中寻求完美和解脱的过程中追求永恒性道路,这两种身份因那种源于伴随困扰它的各样问题之解决而产生诸多变迁的经验,而得以永远结合起来。

117:1.7 (1279.5) 真、美、善在上灵的侍奉、天堂的庄严、上子的仁慈和至高者的经验中得以关联起来。神之至高者便是真、美、善,因为这些神性概念代表了观念经验的有限性极限。神性的这些三联性品质之永恒源头是在超有限层次上,但一个受造物只能将这些源头设想为超真、超美和超善。

117:1.8 (1279.6) 迈克尔,一名造物者,展现了造物之父对其世间子女的神性之爱。由于发现并接受了这一神性深情,人们才能够渴求将这种爱展现给他们肉身中的同胞们。这种受造物深情是至高者之爱的一种真实反映。

117:1.9 (1279.7) 至高者是匀称并包性的。第一本源与中心在三大绝对者之内是潜在性的,在天堂、上子和上灵之内是实在性的;但至高者既是实在性的,又是潜在性的,一个具有人格至高性和全能力量的存在者,对受造物努力和造物主意图同样有所回应;自我运作与宇宙之上,自我回应于宇宙之总计;既是至高造物者,又是至高受造物。至高性神灵由此是整个有限物的总体表达。

2. 进化性成长之源

117:2.1 (1280.1) 至高者是时间中的神;他的至高性是时间中的受造物成长之奥秘;他的至高性也是对不完满当下的征服,对不断完美化未来的圆满。所有有限性成长的最终成果是:力量由属灵借助人格之统一化和创造性临在而通过心智加以控制。所有这一切成长的最终结果便是至高存在者。

117:2.2 (1280.2) 对凡人来说,存在便相当于成长。的确,它看起来也是如此,甚至从更大宇宙意义上来说,因为属灵引领的存在,的确看起来会导致经验性成长 -- 即地位的增加。然而,我们长久以来认为,当前宇宙时代中描绘受造物存在特性的当下成长是至高者的一种职能。我们同样认为,这种成长是至高者成长之时代所特有的,它将会随着至高者成长的完成而终结。

117:2.3 (1280.3) 考虑一下受造物所三一化之子的地位:他们生于并活在当前宇宙时代;他们拥有人格,外加心智和属灵禀赋。他们拥有经验以及由此而成的记忆,但他们并不像扬升者那样成长。我们的信念和理解是,这些受造物所三一化之子,尽管他们处在当前宇宙时代,但却真正属于下一个宇宙时代 -- 即紧随至高者成长完满的时代。因此他们并未处于其当前不完满地位和随之而来成长中的至高者身中。由此,他们并未参与到当前宇宙时代的经验性成长中,而是后备于下一个宇宙时代。

117:2.4 (1280.4) 我自身的类别,强大使者,由于被三位一体所接纳,便不再参与到当前宇宙时代的成长中。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在地位上如同先前的宇宙时代一样,事实上正如三位一体常备之子们一样。一件事是确定的:我们的地位因为三位一体接纳而得以固定,经验不再终归为成长。

117:2.5 (1280.5) 对于终局者以及任何其他参与至高者成长过程的进化性、经验性类别而言,这并不是真实的。此时生活在玉苒厦(Urantia)上的你们,那些想要渴求天堂岛达成和终局者地位的凡人们应当理解,这样一种天命之所以可实现,仅是因为你们在至高者身中,并属于至高者,因此在至高者的成长循环中是参与者。

117:2.6 (1280.6) 对于至高者的成长来说,终有一日将会有一个终结;他的地位将会(在能量-属灵意义上)实现完满。至高者演进的这一终结,也将会见证到作为至高者一部分的受造物演进的终结。外部空间诸宇宙可能会具有什么样的成长特征,我们并不知道。但我们非常确信的是,它将非常不同于七个超级宇宙演进之当前时代中所见到的任何东西。大宇宙之进化居民的职能无疑将会弥补外部空间存有对至高者成长的这一缺失。

117:2.7 (1280.7) 随着在当前宇宙时代圆满之际而永存,至高存在者将会在大宇宙中担当一位经验性主权者。外部空间存有 -- 即下一个宇宙时代的居民 -- 将会拥有一种后超级宇宙性成长潜势,一种以全能至高者之主权为先决条件的进化性达成能力,因此排除受造物在当前宇宙时代力量人格合成中的参与。

117:2.8 (1281.1) 由此,至高者的不完满性可被视为一种优点,因为它使当前诸宇宙受造万物的进化性成长成为可能。虚空的确拥有其优点,因为它可被经验性地充满。

117:2.9 (1281.2) 有限性哲学中一个最为有趣的问题便是这一个:至高存在者是因应大宇宙的演进而实在化,还是这一有限性宇宙因应至高者的逐渐实在化而渐进性演进?或是有可能它们相互依赖于彼此的发展?或是它们是进化性相互作用物,一方引发了另一方的成长?我们对这一点是肯定的:受造物和宇宙,无论是高等的和低等的,都在至高者身内演进,随着它们演进,这一宇宙时代的整个有限活动正在出现统一性总计。这便是至高存在者的出现,对于所有人格体来说是神之至高者全能力量的演进。

3. 至高者对宇宙受造物的重要性

117:3.1 (1281.3) 以各种方式被指涉为至高存在者、神之至高者和全能至高者的宇宙实相,是所有有限实相之不断出现阶段的复杂广泛性合成。永恒性能量、神性属灵和遍在性心智的广泛多样化,在至高者的演进中达至有限性顶峰,后者是神灵之有限限度完满层次上所有有限成长、自我实现之总计。

117:3.2 (1281.4) 至高者是三者联合体创造无限性所流经并结晶为星系空间全景的神性渠道,依靠这一全景,发生了壮丽的时间性人格剧:属灵通过心智之斡旋而征服能量-物质。

117:3.3 (1281.5) 耶稣说过:“我是鲜活之道路”,因此,他也确实是从物质层次自我意识到灵性层次神意识的鲜活道路。正如他是这一从自我提升到神的鲜活道路一样,至高者也是从有限意识到超越意识、甚至到绝限性洞见的鲜活道路。

117:3.4 (1281.6) 你们的造物之子之所以能成为这样一条从人性到神性的鲜活渠道,是由于他已经亲身经历了这一宇宙进展道路的全部渡越,从人子约书亚•本•约瑟夫的真正人性到无限之神圣子、内巴顿的迈克尔的天堂神性。同样地,至高存在者之所以能担当超越有限性局限的宇宙途径,是因为他是所有受造物演化、进展和灵性化之实际体现和人格缩影。甚至来自天堂的沉降人格体之大宇宙经验也是他经验的一部分,这对其时间朝圣者扬升经验的总计来说是补足性的。

117:3.5 (1281.7) 凡人并不止于在比喻上按照神的形象所造。从肉体立场来看,这一陈述很难是真实的,但按照某些宇宙潜在性而言,它却是一种实在的事实。在人类身中,进化性达成的同样剧本正在展开着,正如在众多宇宙所组成宇宙中在一种更为巨大范围内发生一样。人类,即意志性人格体,在至高者诸多有限潜在性的临在中,与一种非人格性实体、即调整者相联合而变得有创造力,结果便是一个不朽灵魂的成熟。在各个宇宙中,时空类造物者人格体与天堂三位一体的非人格性之灵联合运作,藉此对一个神灵实相的新力量潜在物变得有创造力。

117:3.6 (1282.1) 凡人作为一种受造物,并不全然像作为神灵的至高存在者一样,但人的演进的确在某些方式上与至高者的成长相似。人通过其自身决定的强度、力量和持续度,有意识地从物质性向灵性成长;他也随着其思想调整者发展出从灵性层次触及灵质性灵魂层次的诸多新手段而成长;一旦灵魂形成,它便开始自身成长。

117:3.7 (1282.2) 这有点儿像至高存在者扩展的方式。他的主权出自于至高造物者人格体的行动和成就;那便是他作为大宇宙支配者之庄严权能的演进。他的神灵本质同样有赖于天堂三位一体的先存性统一。但神之至高者的演进还有另一方面:他不仅是造物主演进的和三位一体衍生的;他也是自我演进和自我衍生的。神之至高者在其自身神灵实在化过程中,本身是一个意志性、创造性的参与者。人类的灵质性灵魂在其自身不朽化的过程中,同样是一个意志性、共创性的搭档。

117:3.8 (1282.3) 上父与共同行动者合作操纵天堂能量,并使这些能量对至高者有所回应。上父与永恒之子合作创造造物者人格体,后者的行动终有一日将会以至高者的主权而告终。上父与上子和上灵合作创造三位一体性人格体来担当大宇宙的支配者,直至至高者的完满演进使他有资格承担那一主权之时。上父与其神灵类和非神灵类协同者们以这些方式及许多其他方式推进至高者的演进,但他也在这些事务中单独运作。而他的单独运作有可能在思想调整者及其相关联实体的侍奉中得以最好地展示出来。

117:3.9 (1282.4) 神灵是统一体,在三位一体身中是永存性的,在至高者身中是经验性的,在凡人身中则被受造物实现为调整者融合。思想调整者在凡人身中的临在,展示了宇宙的本质统一性,因为人类、即最低可能类型的宇宙人格,在自身之内包含了最高永恒实相、乃至所有人格体之父的一个实在片段。

117:3.10 (1282.5) 至高存在者凭借他与天堂三位一体的联系,并由于那一三位一体之造物者和管理者子女神性成功的缘故而演进。人类的不朽灵魂通过与天堂之父的神性临在结合,并依照人类心智的人格决定而演化出其自身永恒的天命。调整者之于进化之人,正如三位一体之于神之至高者。

117:3.11 (1282.6) 在当前宇宙时代,至高存在者显然无法作为一个造物者直接运作,除了在那些有限行动可能性已被时空的造物代理者们耗尽的情况下。迄今为止,在宇宙历史中这仅仅发生过一次;当有限行动在宇宙反射方面的可能性被耗尽时,至高者便会作为所有先前造物者行动的造物性告终者。我们也相信,在未来时代,每当先前的造物者完成了一个适当的造物活动循环时,他将会再次担当一个告终者。

117:3.12 (1283.1) 至高存在者并未创造出人类,但人类的创造确实出自于至高者的潜在性,他的生命来源于此。他也并未演化出人类;然而至高者本身即是演化之本质。从有限者立场来看,我们实际上在至高者的内在当中生活、活动和拥有我们的存在。

117:3.13 (1283.2) 至高者显然无法引发原初起因,但却看似是所有宇宙成长的催化者,并似乎注定要就所有经验性演化类存有的天命提供总体完成。上父引发了一个有限宇宙的概念;造物之子们伴着造物之灵们的同意和合作,将这一想法在时空中事实化;至高者完成总体有限物,并与绝限者的天命建立其关系。

4. 有限之神

117:4.1 (1283.3) 当我们观看受造万物为了完美之状态和神性之存在不停奋斗时,我们不得不相信,这些无尽的努力证明了至高者为了神性自我实现之不停奋斗。神之至高者是有限性神灵,他必定要应对有限性那一词汇总体意义上的诸多问题。我们在空间演进中面对时间变迁之奋斗,是他试图在行动领域中实现自我实相和主权完满之努力的反映,他的演进性本质正在其中扩展到其最外可能极限。

117:4.2 (1283.4) 在整个大宇宙中,至高者奋力寻求表达。他的神性演进在一定程度上基于存在的每一个人格体的智慧行动。当一个人选择了永恒续存,他正在共创天命;在这一扬升凡人的生命中,有限之神找到了一种增强程度的人格自我实现和一种经验性主权的放大。但若一个受造物拒绝了永恒生涯,至高者依赖于这一受造物选择的那一部分便会经历不可避免的延迟,一种必须要被替换性或并行性经验所弥补的废止;因为对于非续存者人格来说,它会被吸纳进造物的总体灵魂中,成为至高者神灵的一部分。

117:4.3 (1283.5) 神是如此信实,如此慈爱,以致他甚至将他神性本质的一部分给到人类手中以供保管和自我实现。上父本质、即调整者临在,无论凡人的选择如何都是不可毁灭的。至高者的子女、即不断演进的自我可被毁灭,尽管这一受误导自我的潜在统一性人格会作为至高者神灵的一个因素而持续下去。

117:4.4 (1283.6) 人类人格体真的能毁灭受造物身份的个体性,尽管在这一宇宙自杀者生命中所有值得的东西都会持续下去,但这些品质却不会作为一个个人受造物而持续下去。至高者将会在各个宇宙的受造物身中再次找到表达,但却再不会作为那一个特定个人;一个非扬升者的独特人格会回到至高者,正如一滴水回到大海一样。

117:4.5 (1284.1) 有限者之人格性部分的任何孤立行动,与至高者整体的终归出现是相对无关的,但虽然如此,整体却有赖于多样部分的总体行为。个体凡人的人格在至高者之总体面前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个人的人格却在有限者身中代表一种不可替代的意涵价值;人格一旦得以表达,便决不会再次发现相同的表达,除非在那一存活人格的持续存在当中以外。

117:4.6 (1284.2) 因此,正如我们奋力寻求自我表达一样,至高者正在我们身中与我们一起寻求神灵表达。随着我们找到上父,至高者也会再次找到万物的天堂造物主。随着我们克服自我实现的诸多问题,经验之神也在各个时空宇宙中实现全能至高性。

117:4.7 (1284.3) 人类不会在宇宙中毫不费力地扬升,至高者若无意图性和智能性行动也不会演进。受造物仅靠被动性不会达到完美,至高者之灵若无对有限造物的不停服务侍奉,也不会令全能者的力量事实化。

117:4.8 (1284.4) 人类与至高者的暂存关系,是宇宙道德性、即对责任之普遍敏感和接纳的基础。这是一种超越了相对对错之暂存性意义的道德性;它是一种直接基于自觉受造物对经验性神灵经验性义务之领会上的道德性。凡人和所有其他有限受造物,都是由常存于至高者身中的能量、心智和属灵的鲜活潜能所创造出来的。调整者类凡人扬升者,正是利用至高者寻求创造出一个终局者的不朽神性品格。调整者正是出于至高者的实相,伴随人类意志的许可,编织出一个扬升神子永恒本性之诸多模式。

117:4.9 (1284.5) 调整者在一个人类人格灵性化和永恒化中的进展演化,会直接造成至高者主权的扩大。在人类演进中的这种成就,与此同时也是至高者进化性实在化过程中的成就。尽管没有至高者受造物无法演进是真实的,但以下也可能是真实的,即至高者的演进若无所有受造物的完满演进也无法全然达成。此中蕴含着自觉人格体的巨大宇宙责任:至高性神灵在某种程度上有赖于凡人意志的选择。受造物演进和至高者演进的交互进展会被如实全面地通过宇宙反射性的谜般机制呈现给亘古常在者们。

117:4.10 (1284.6) 被给予凡人的巨大挑战是这一点:你会决定将宇宙的可验性价值意涵个人化到你自身不断演进的自我身份中吗?还是通过拒绝续存,你允许这些至高者的奥秘保持潜伏,等待另一个时候的另一个受造物行动,以他的方式对有限之神的演进尝试一种受造物贡献?但那将是他对至高者的贡献,而不是你的。

117:4.11 (1284.7) 这一宇宙时代的巨大奋斗是介于潜在性和实在性之间 -- 由一切尚未得以表达之物寻求实在化。如果凡人在天堂冒险之旅上行进,他正在追随时间之运动,这如同永恒溪流内的细流流动;若凡人拒绝永恒生涯,他则在有限宇宙中逆流而动。机械性造物依照天堂之父展开的意图无情地向前移动,但意志性造物却拥有接受或拒绝在永恒冒险中人格参与角色的选择。凡人无法毁灭人类存在之诸多至高价值,但他却肯定能阻止这些价值在他自身经历中的演进。人类由此自身拒绝参与天堂扬升的程度,就是至高者在大宇宙中延迟实现神性表达的程度。

117:4.12 (1285.1) 被给予凡人保管的,不仅有天堂之父的调整者临在,还有对至高者未来一个微小部分天命的控制。因为随着人达至人性天命,至高者也会实现神灵层次上的天命。

117:4.13 (1285.2) 因此决定等待着你们每一个人,正如它曾等待过我们每一个人一样:你会使如此有赖于有限心智决定的时间之神失望吗?你会因动物性退化所产生的懒散使诸宇宙之至高者人格失望吗?你会使如此有赖于每一个受造物的所有受造物兄长失望吗?当你面前摆放着宇宙生涯之迷人远景 -- 即对天堂之父的神性发现、寻求至高性之神、神圣参与其演进时,你能允许自己进入未实现的领域吗?

117:4.14 (1285.3) 神的礼物 -- 他的实相赠与 -- 并非是与他自身的分离物;他并未使造物远离自身,但他已在环绕天堂的诸造物中设置了张力。神首先爱人,并将不朽性 -- 即永恒实相之潜在物授予到他身上。随着人爱神,人的确会在实在性方面变得永恒。这里便是奥秘:人通过爱愈发接近神,那个人的实相--即实在性便会越大。人越是远离神,他越是接近非实相 -- 即存在之停止。当人将其意志奉献给履行神的意志,当人给予神他所拥有的一切,那么神便会令那个人远超他所是。

5. 造物之总体灵魂

117:5.1 (1285.4) 伟大的至高者是大宇宙的宇宙总体灵魂。在他身中,宇宙的诸多质量和数量的确找到了其神灵反映;他的神灵本质是遍及进化宇宙之所有受造物-造物者本质之总体浩瀚性的拼图性合成物。至高者也是一个体现了一种创造性意志的实在化神灵,这一意志包含了一种进化性宇宙意图。

117:5.2 (1285.5) 有限者的诸多智性、潜在性人格自我,从第三本源与中心生出,并在至高者身中实现有限性时空神灵合成。当受造物服从于造物主的意志时,他并非湮没或放弃其人格;有限之神实在化过程中的个体人格参与者,并不会因此运作而丧失其意志自我性。这类人格体反而会因为参与这一伟大神灵冒险而逐渐增强;通过与神性的这种结合,人类使自己的进化自我提升、丰富、灵性化和统一化,达到至高性入口。

117:5.3 (1286.1) 人类不断演进的不朽灵魂、即物质性心智和调整者的联合创造物,依照其身份扬升到天堂,随后,当被编入终局性团队时,会以某种新的方式,经由所谓终局者超越性的经验手段,与永恒之子的属灵引力回路相联合。这类终局者由此会成为合意的候选者,作为神之至高者的人格获得经验性认可。当这些凡人智者在终局者团队未明的未来使命中达到属灵存在之第七阶段时,这种双重性心智会变成三联性的。这两种协调起来的人性和神性心智,在与那时实在化的至高存在者之经验性心智结合中变得荣耀化。

117:5.4 (1286.2) 在永恒之未来,神之至高者将会在扬升人类灵性化的心智、即不朽灵魂中得以实在化 -- 即得以创造性的表达和灵性的描述,正如万有之父在耶稣的世间生活中得以如此启示出来一样。

117:5.5 (1286.3) 人并不会与至高者结合而湮没其个人身份,但所有人经验之宇宙回响,的确由此会形成至高者经验的一部分。“行动是我们的,结果是神的。”

117:5.6 (1286.4) 随着不断进展的人格体穿越各个宇宙的扬升层次,它会留下一串实在化的实相。无论它们是心智、属灵还是能量,不断成长的时空造物会因人格体经历其领域而得以改良。当人行动时,至高者会回应,而这一举动便构成了进展之事实。

117:5.7 (1286.5) 由能量、心智和属灵所组成的巨大回路,从不是扬升人格体的永久占有物;这些侍奉物永远存留为至高者的一部分。在凡人经验中,人类智力处于辅助心智之灵的有节奏脉动中,并在这一侍奉的环绕所产生的舞台内引发其决定。在凡人死亡之际,人类自我永久地与辅助者回路相脱离。尽管这些辅助者似乎从不将经验从一个人格体传递给另一个人格体,但它们的确能将决定行为的非人格性回响通过神之七重者传递给神之至高者。(至少这对于崇拜类和智慧类辅助者来说是真实的。)

117:5.8 (1286.6) 这对于灵性回路来说也是如此:人类在其通过各个宇宙的扬升中利用这些,但他却从不会拥有它们作为其永久人格的一部分。但这些灵性侍奉回路,无论是真理之灵、圣灵还是超级宇宙属灵临在,都会对扬升人格不断形成的价值有所接受并有所回应,而这些价值会通过七重者被忠实地传递给至高者。

117:5.9 (1286.7) 尽管像圣灵和真理之灵这些灵性影响是地方宇宙侍奉,但它们的指导并不完全限于一个给定地方造物的地理局限。随着扬升凡人越过其出生地方宇宙的界限,他并未被完全剥夺了真理之灵的侍奉,后者时时教导和指引他通过物质性世界和灵质性世界的诸多哲学迷宫,在每一个扬升决定性时刻无误地指导天堂朝圣者,总是说:“这便是道路”。当你离开地方宇宙领域,通过正在形成的至高存在者之灵的侍奉,并通过超级宇宙反射性的供给,你在你的天堂扬升中仍将会被神之天堂赠与圣子抚慰性指导之灵所指导。

117:5.10 (1287.1) 这些多样的宇宙侍奉回路如何将进化性经验之意涵、价值和事实登记到至高者身中?我们并不完全确定,但我们相信,这种登记是通过有着天堂出身的至高造物者位格发生的,他们是这些时空回路的直接赠与者。七个辅助心智之灵在其对智力的物理层次侍奉中所产生的心智经验积累,是神性职司之地方宇宙经验的一部分,通过这一造物之灵,它们有可能在至高者的心智中找到登记。同样,与真理之灵和圣灵相伴的凡人经验有可能以类似手段被登记到至高者的位格中。

117:5.11 (1287.2) 即便人类和调整者的经验也必定会在神之至高者的神性中找到回响,因为当调整者经验时,它们像至高者一样,而凡人的不断演进灵魂,便是出于至高者身内这种经验的先存可能性而被创造出来。

117:5.12 (1287.3) 正是以此方式,所有造物的多样性经验成为了至高者演进的一部分。随着受造物扬升到上父,他们仅是利用有限者的质量和数量;这种利用的非人格性结果永远存留为鲜活宇宙,即至高者位格的一部分。

117:5.13 (1287.4) 人本身在其天堂扬升中作为一种人格拥有物而带有的东西,是利用大宇宙心智和属灵回路之经验所产生的品格结果。当人决定时,当他将这一决定付诸行动时,人便会经验到,这一经验的意涵和价值便会永远成为其从有限到最终所有层次上永恒品格的一部分。具有出色道德和神圣灵性的品格,代表了受造物最重要的个人决定之积累,它们受忠诚崇拜所启发,受智能之爱所荣耀,并在兄弟般的服务中得以圆满。

117:5.14 (1287.5) 不断演进的至高者,终归会弥补有限受造物永远无法实现与众多宇宙所组成宇宙超越局限性的体验接触的能力。受造物可以达至天堂之父,但他们的进化性心智,由于是有限性的,因此无法真正理解具有无限性和绝对性的上父。但由于所有受造物经验在至高者身中有所登记,并是其一部分,当所有受造物达到有限存在的最终层次时,在总体宇宙发展使其神之至高者作为一种实际神性临在之达成成为可能后,那时,固有于这一接触之事实当中的便是与总体经验的接触。时间性有限物在其自身当中包含了永恒性的种子,我们被教导过,当进化之充盈性见证了宇宙成长能力的耗尽时,总体有限者将会着手永恒性生涯的诸个绝限性阶段,探求作为终极者的上父。

6. 对至高者的探求

117:6.1 (1287.6) 我们在诸宇宙中寻求至高者,但我们找不到他。“他在万物众生之内外,无论是移动的还是静止的,他秘不可测,虽然遥不可及,然而又近在咫尺”。全能至高者是“未成形之形,未受造之式”。至高者是你们的宇宙家园,当你们找到他,就像回家一样,他是你们的经验性父辈,正如在人类的经验中一样,他也在神性父辈身份的经验中成长。他了解你们,因为他既如受造物般,也如造物者般。

117:6.2 (1288.1) 如果你们真的渴望找到神,你们便情不自禁在你们心智中生出至高者的意识。正如神是你们的神性之父一样,至高者是你们的神性之母,你们在你们一生中作为宇宙受造物在其中被培育起来。“至高者是何等广博 -- 他无处不在!无限之万物依赖它的临在而生,无所拒绝。”

117:6.3 (1288.2) 至高者之于有限宇宙,正如迈克尔之于内巴顿;他的神灵是上父之爱流向所有造物所经由之伟大渠道,他是有限受造物向内穿行探求上父所经由之伟大渠道,而上父便是爱。即便思想调整者们也与他相关联;在原初本质和神性上,他们像上父一样,但当他们在各个空间宇宙中经验时间类事件时,他们便变得像至高者一样。

117:6.4 (1288.3) 受造物选择履行造物主意志的行为是一种宇宙性价值,并拥有一种宇宙性意涵,它会由某种未明但却无所不在之力所立即回应,有可能是至高存在者不断扩张行动之运作。

117:6.5 (1288.4) 一个进化凡人的灵质性灵魂,真正是万有之父的调整者行动之子,也是至高存在者、即万有之母的宇宙回应之子,在不断成长灵魂之地方宇宙幼年时代,母性影响主导了人类人格。神灵双亲的影响在调整者融合之后以及超级宇宙生涯期间变得更为均等,但当时间类受造物开始中央永恒宇宙的渡越时,上父本质变得渐趋显现,在认出万有之父和加入终局性团队之际达至其有限性显现之顶点。

117:6.6 (1288.5) 在整个终局者达成的经历中,扬升自我的经验性母性品质会因与永恒之子属灵临在和无限之灵心智临在的接触和融合而受到极大影响。之后,在整个终局者在大宇宙中的活动领域中,似乎会出现至高者潜在母性潜能的一种新的觉醒,一种经验性意涵的新的实现,一种对整个扬升生涯经验性价值的新的合成。看起来这一自我之实现将会在第六阶段终局者之宇宙生涯中继续,直到至高者的母性遗传达至与上父之调整者遗传的有限性合成。大宇宙运作的这一迷人时期,代表了已扬升完美化凡人不断持续的成年生涯。

117:6.7 (1288.6) 在第六存在阶段完满以及进入第七个具有属灵地位的最后阶段之际,可能还将会接着发生富化经验、熟化智慧和神性实现的提升时代。在终局者的本质上,这可能将会等同于为了属灵自我实现之心智奋斗的完满达成,扬升者人类本质与调整者神性本质在有限可能性局限内之协调的完满。这样一个高尚的宇宙自我由此会成为天堂之父的永恒终局者子女,也会成为母性至高者的永恒宇宙子女,一个在已造、在造或正在演进之万物众生的有限性管理相关的任何活动或事业中有资格代表诸宇宙和人格之父母的宇宙自我。

117:6.8 (1289.1) 所有灵魂正在演进之人类,确确实实是上父和上母、即至高存在者的进化性子女。但是直到凡人对神性传承变得具有灵魂意识之前,这种神灵亲子关系的确信必须要以信赖来实现。人类生活经历是宇宙之茧,至高存在者的宇宙禀赋和万有之父的宇宙临在(二者都不是人格)在其中演进出时间类灵质性灵魂,以及兼具人性和神性宇宙天命和永恒服务的终局者品格。

117:6.9 (1289.2) 人们时常会忘记,神是人类生存中最伟大的经验。其他经验在其本质和内容方面都是局限性的,但对神的经验,除了受造物的理解能力以外,没有任何局限,这一经验本身也在扩增能力。当人们寻求神,他们便在寻求一切。当他们找到神,他们便已找到一切。对神的寻求是对爱的不吝赠予,伴随着对将被赠予的全新而又更伟大之爱的惊人发现。

117:6.10 (1289.3) 所有真爱来自神,而当人自身将这种爱赠予到其同伴身上时,他会收到神性之爱。爱是动态的。它永远不会被捕捉到;它是活泼的,自由的,令人兴奋的,而且总是移动的。人永远无法取走上父之爱而将它囚禁在他内心之中。上父之爱只有通过经由那个人的人格、在他转而将这种爱赠与到他同伴身上时,才对凡人来说变得真实。爱之伟大回路来自于上父,经由子女传递给兄弟,由此传递给至高者。上父之爱通过调整者的侍奉出现在凡人人格体中。这样一个知神儿女会将这种爱展示给其宇宙兄弟,这一兄弟情谊是至高者之爱的本质。

117:6.11 (1289.4) 除了通过经验以外,没有任何方式达到至高者,在当前造物时代中,受造物接近至高者仅有三种渠道:

117:6.12 (1289.5) 1. 天堂居民从永恒之岛沉降,经由哈沃纳(Havona),在那里通过对天堂哈沃纳实相差异的观察,通过对从主位之灵到造物之子这些至高造物者人格体的多样活动之探索发现,而获得对至高者的理解能力。

117:6.13 (1289.6) 2. 从至高造物者们的进化宇宙前来的时空类扬升者,在横越哈沃纳的过程中亲密接近至高者,作为一种对天堂三位一体之统一性不断扩增了解的初步措施。

117:6.14 (1289.7) 3. 哈沃纳原住民通过与来自天堂的沉降朝圣者和来自七个超级宇宙的扬升朝圣者的接触,获得对至高者的一种理解。哈沃纳原住民天生就处在调和永恒之岛居民和进化宇宙居民之本质不同观点的适当位置上。

117:6.15 (1290.1) 对于进化受造物来说,有七种到达万有之父的途径,这些天堂扬升的每一个途径都要穿越七个主位之灵当中之一的神性;每一种这样的途径,通过跟随受造物在反映那一主位之灵本质的超级宇宙中服务而来的经验接受能力的扩增而变得可能。这七种经验的总计,构成了一个受造物对神之至高者实相和实在性之意识的当前已知限度。

117:6.16 (1290.2) 不仅是人类自身的局限性阻止了他找到有限之神;还有宇宙的不完满性阻止了他这样做;甚至所有受造物 -- 过去、现在和未来的 -- 不完满性使得至高者难以企及。上父可被任何已达至似神般神性层次的个体所找到,但神之至高者永远无法被任何一个受造物所亲身发现,直到所有受造物经由完美之普遍达成的那一遥远时刻同时找到他。

117:6.17 (1290.3) 尽管有这一事实,即你们在这一宇宙时代无法像你们能够且将会找到上父、上子和上灵那样亲身找到他,然而,天堂扬升和随后的宇宙生涯将会逐渐在你们意识中创建起对一切经验之神的宇宙临在和宇宙行动之认知。属灵成果是至高者的实质,因为他在人类经验中是可实现的。

117:6.18 (1290.4) 人类终有一日达到至高者,是跟随他与天堂神灵之灵的融合而来的。对于玉苒厦(Urantia)人来说,这个灵便是万有之父的调整者临在;尽管这一神秘告诫者来自上父,并像上父一样,但我们却怀疑,即便这样一种神性赠与能否实现将无限之神本质揭示给一个有限受造物的不可能任务。我们猜想,调整者将要向未来第七阶段终局者们启示的东西,将会是神之至高者的神性和本质。这一启示之于一个有限受造物,正如对无限者的启示之于一个绝对性存有。

117:6.19 (1290.5) 至高者不是无限性的,但他可能会包含一个有限受造物所能真正理解的一切无限性。要理解超出至高者的东西,便是要超出有限者!

117:6.20 (1290.6) 所有经验性造物在其天命实现方面是相互依赖的。只有永存性实相是自我包含和自我永存的。哈沃纳和七个超级宇宙需要彼此实现最大限度的有限达成;同样,它们终有一日也要依赖未来的外部空间宇宙达到有限性的超越。

117:6.21 (1290.7) 一个人类扬升者能够找到上父;不管其在总体宇宙中的经验状态如何,神是永存性的,因此是真实的。但任何一个扬升者都无法找到至高者,直到所有扬升者都达到那一最大限度宇宙成熟度,使他们有资格同时参与这一发现。

117:6.22 (1290.8) 上父一视同仁;他将他的每一个扬升子女当做宇宙个体对待。至高者同样一视同仁;他将他的经验性之女当做一个单一的宇宙整体对待。

117:6.23 (1290.9) 人能够发现上父在他心中,但他将不得不在所有其他人的心中寻找至高者;当所有受造物完美展示至高者之爱时,他才会变成一个对所有受造物而言的宇宙实在物。那也是诸宇宙将会安住于光与生命当中的另一种说法。

117:6.24 (1291.1) 所有人格体完美化自我实现的达成,加上遍及诸宇宙的完美化均衡的达成,相当于至高者的达成,并见证到所有有限实相从不完满存在之局限中的解放。所有有限性潜势的这样一种耗尽产生了至高者的完满达成,或可以其他方式被定义为至高存在者本身的完满进化性实在化。

117:6.25 (1291.2) 人们并不会像地震将峡谷撕成岩块那样突然而又壮观地找到至高者,但他们却会像河流静静消磨掉河底土层那样缓慢而又耐心地找到他。

117:6.26 (1291.3) 当你找到上父时,你将会找到你在各个宇宙中灵性扬升的伟大起因;当你找到至高者时,你将会发现你天堂进展生涯之伟大结果。

117:6.27 (1291.4) 但没有任何知神凡人在其穿越宇宙的旅程中是孤独的,因为他知道上父与他并肩走过道路上的每一步,而他所穿越的道路正是至高者的临在。

7. 至高者的未来

117:7.1 (1291.5) 所有有限潜势的完满实现,相当于所有进化性经验的实现。这意味着至高者作为诸宇宙中一个全能神灵临在的最终出现。我们相信,处在这一发展阶段的至高者,将会像永恒之子那样离散地人格化,像天堂岛那样具体地力量化,像共同行动者那样彻底地统一化,在当前宇宙时代告终之际,所有这一切都将会处在至高者有限可能性的限度之内。

117:7.2 (1291.6) 尽管这是有关至高者未来的一个完全适当的概念,但我们却要对这一概念中某些固有的问题唤起注意:

117:7.3 (1291.7) 1. 至高者的无条件监督者们很难在其完满演进之前的任何阶段得以神灵化,然而,就安住于光与生命当中的宇宙而言,这些监督者甚至此时就有条件地实施至高性主权了。

117:7.4 (1291.8) 2. 至高者在他已达成宇宙状态的完满实在性之前,很难在终极三位一体中运作,然而,终极三位一体甚至此时就是一种有条件性实相了,你们已被告知终极者之有条件代理者的存在了。

117:7.5 (1291.9) 3. 至高者对宇宙受造物来说,并非是完全真实的,但有许多理由来推断,他对从天堂万有之父延及地方宇宙造物之子和造物之灵的七重性神灵来说,却是十分真实的。

117:7.6 (1291.10) 或许在有限者的上限中,在时间与被超越时间连接的地方,存在某种次序的模糊和混合。或许至高者能够将其宇宙临在预想到这些超时间层次上,之后作为投射性未完成物之内在者,通过将这一未来预想反映回到受造层次上,在一定程度上预期未来的演进。这一现象可在有限者与超有限者接触的地方被观察到,如在被思想调整者内驻的人类经验中,那些对人类在整个永恒中未来宇宙达成的真实预测。

117:7.7 (1292.1) 当凡人扬升者被准许进入天堂终局者团队时,他们会向天堂三位一体宣誓,在进行这一忠诚宣誓的过程中,他们由此保证对神之至高者的永恒忠诚,后者便是所有有限受造物人格体所理解的三位一体。随后,随着终局者连队在进化宇宙中运作,他们仅服从于天堂来源的指令,直到地方宇宙安住于光与生命当中的重大时刻。随着这些完美化造物的新管理组织开始反映至高者浮现的主权,我们会观察到在外的终局者连队之后会承认这些新管理机构的管辖权威。看起来,神之至高者会作为进化类终局团队的统一者而不断演进,但极有可能的是,这七个团队的永恒天命将会受到作为终极三位一体之一员的至高者的主管。

117:7.8 (1292.2) 至高存在者包含了宇宙显现的三种超有限可能性:

117:7.9 (1292.3) 1. 在第一个经验性三位一体中的绝限性合作。

117:7.10 (1292.4) 2. 在第二个经验性三位一体中的共绝性关系。

117:7.11 (1292.5) 3. 在三位一体之三位一体中的共限性参与,但我们对这真正意味着什么没有任何满意的概念。

117:7.12 (1292.6) 这是有关至高者未来的大体接受的假设之一,但就大宇宙达到光与生命状态之后他与当前大宇宙的关系而言,也有许多猜测。

117:7.13 (1292.7) 各个超级宇宙的当前目标,是如同哈沃纳那样,成为它们所是的、在其潜势内的完美。这种完美与物性和灵性达成有关,甚至与行政性、管理性和友爱性发展有关。据信,在即将到来的时代中,不和谐、失调和不适应在各个超级宇宙中将会最终得以耗尽,能量回路将会处于完美平衡中,并将彻底从属于心智,而属灵在人格的临在中,将会实现对心智的主导。

117:7.14 (1292.8) 据推测,在这个遥远的时代,至高者的属灵位格和全能者的达成力量将会实现协调发展,在至高性心智中并被其统一起来的那二者,将会事实化为至高存在者,一个存在于诸宇宙中的完满实在物 -- 一种将可被所有受造物智能所观察到的,可被所有受造能量所回应的,在所有灵性实体中得以协调的,可被所有宇宙人格体所经验到的实在物。

117:7.15 (1292.9) 这一概念意味着至高者在大宇宙中的实在主权。完全有可能的是,当前三位一体类管理者们将会作为他的代理者继续下去,但我们相信,七个超级宇宙之间的当前界限将会逐渐消失,整个大宇宙将会作为一个完美化的整体而运作。

117:7.16 (1292.10) 有可能的是,至高者那时或许会亲身常驻奥温顿(Orvonton)的总部尤沃萨(Uversa),他从那里主管各个时间造物的管理,但这真的只是一个猜测。不过,当然,至高存在者的人格将会在某个特定地点明确可被接触,尽管他神灵临在的无处不在将有可能继续弥漫众多宇宙所组成的宇宙。那一时代超级宇宙居民与至高者的关系如何我们并不了解,但它有可能像当前哈沃纳原住民与天堂三位一体之间的关系。

117:7.17 (1293.1) 那些未来日子里的完美化大宇宙将会与当前所是极大不同。空间星系组织的惊人冒险,在时间类不定世界上移植生命,从混乱中演进出和谐,从潜势中演进出美好,从意涵中演进出真理,从价值中演进出良善,将会远去。时间宇宙将会实现有限天命的完成!或许对于一个空间来说,将会有从达到进化完美之漫长奋斗中的休息放松。但不会太久!当然,无疑的,不可改变的是,神之终极者这一渐生神灵之谜,将会挑战这些安住宇宙的完美化居民,正如其奋斗的进化类祖先一度被对神之至高者的探求所挑战一样。宇宙天命之幕将会拉开,来展示在那些新的、在受造物经验之终极方面所揭示的更高层次上对达到万有之父所做的迷人绝限性探求所产生的卓越壮丽。

117:7.18 (1293.2) [由一位暂居玉苒厦(Urantia)的强大使者所发起。]

Foundation Info

适合打印版本适合打印版本

玉苒厦基金会,533 W. Diversey Parkway, 芝加哥,IL 60614, USA
电话: +1-773-525-3319; 传真: +1-773-525-7739
© 玉苒厦基金会。 版权所有